工人铲地坪意外坠楼 家人告业主和工友索赔110万

发布日期:2021-07-21 05:27   来源:未知   阅读:

  www.bk9j3.com.cn!“我老公干的活儿是他包的,现在人没了还花这么多钱,他们不管了,我们咋办啊......”庭审上,原告甘勇的妻子哭诉着。

  “我把活儿给了刘伟,是他找的人来干活,就该找他负责.....”被告陈亮答辩道。

  今天,记者从惠济区法院获悉,这是一起典型的承揽人分包工作后,工人在工作时受伤如何赔偿的案例,目前,该案已结案。

  事情还得从2019年8月份说起,甘勇和刘伟是安徽省老乡,自2015年开始长期在郑州市区从事砸墙、铲地坪的工作。

  同年8月26日,刘伟接到陈亮电话,说郑州市惠济区一别墅区业主家需要砸墙和铲地坪,总工钱是8000元。

  由于活儿多,刘伟就叫来甘勇和另一老乡一起干,干活的第二天,甘勇在铲2楼过道地坪的过程中突然摔到,由于没有任何安全防卫装置,甘勇直接掉到了1楼,刘伟和工友随即拨打了120并将其送至医院。

  经医院诊断为重型开放性颅脑损伤、胸部闭合性损伤、腰1-5椎体左侧横突骨折。因脑积水严重,甘勇随后又到安徽省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今年8月22日不幸去世。

  由于甘勇住院期间,业主和陈亮并未到医院看望,也并未支付住院费,原告及其家属一纸诉状将业主及陈亮作为共同被告告至法庭。

  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支付,医药费、护理费、误工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110余万元。

  庭审中被告陈亮和业主辩称,他们不认识甘勇。他们只是把工程发包给刘伟,至于刘伟找谁及施工中出现问题,都应由刘伟承担。因此,二被告主张他们不承担任何责任,都应由刘伟负责。

  刘伟作为证人出庭作证指出,刘伟曾告知过陈亮,说这个活儿他自己干不完,需要找两个人来一起干,至于找谁陈亮不管,但是陈亮知道要有刘伟以外的人一起干的这个事儿。

  经审理,法官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二被告就甘勇受伤死亡一事是否存在过错、应否承担赔偿责任。从刘伟的证言足以证明下列事实:刘伟自陈亮处承揽了铲地坪、砸墙的施工项目,并与陈亮约定总酬金为8000元;为完成该工程,刘伟又根据工作量邀请甘勇等二人与其共同劳动,并约定按劳平分陈亮支付的报酬8000元。

  据此,法院认为,甘勇等二人与刘伟同为该工程的承揽人,而非受雇于陈亮的雇佣人员,原告主张的应适用雇佣关系的主张不予支持。业主将室内装修工程项目发包给无建筑施工资质的陈亮、陈亮又将工程交给刘伟、甘勇等无建筑施工资质的个人施工,且业主、陈亮不采取有效措施以防安全事故的发生,故二被告对甘勇受伤死亡事故存在过错。甘勇作为劳务作业人员,明知承揽施工的工程安全风险较大,却未注意自身安全,以致此次事故的发生,其本人存在重大过错。

  综合考虑本案实际情况,法院认为,陈亮对甘勇受伤死亡造成的损失应当承担40%的赔偿责任,业主在陈亮所负赔偿义务的25%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判决原告所支付的医疗费、误工费、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上述经确认的损失共计100余万元,陈亮应当赔偿其中的40%即40余万元,业主对其中的25%损失即10余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结合本案,关于承揽关系与雇佣关系的界限和责任认定问题,郑州市惠济区法院副院长史百岭介绍说,针对本案中,刘伟从陈亮处接到这一项工作,自带工具按照陈亮的要求,工作目的是要交付给砸完墙、铲完地坪这一成果,并且刘伟和甘勇是平分报酬,共同劳务,故为承揽关系。所以刘伟在承揽关系下,再找甘勇等老乡一起干,并未违背承揽关系的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参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业主作为定作人,选任没有资质的承揽人陈亮,陈亮又分包给没有资质的个人刘伟,甘勇作为成年人,对于劳务中的风险,都存在过失,所以法院判决如上。

  以上是雇佣与承揽的主要的区分点,但在司法实践中,我们对于一些案件中当事人间的关系还是很难判断。例如,在现实生活中大量存在临时性劳务问题。因为当事人之间绝大部分者是口头约定,一旦发生人身损害,当事双方对侵权的事实一般是口头陈述,难以举出确定证据。所以在这类案件中应如何界定当事之间的身份关系,适用归责原则和举证责任是至关重要的,也是当事人能否获得实际利益的关键。促进企业互通互联 中德汽车产业发展合作论坛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