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律政司检控权利不容质疑

发布日期:2021-05-06 21:09   来源:未知   阅读:

特区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昨日停止休假自本地返港,在机场会面传媒,就UGL案不检控前特首梁振英一事作出回应。此前反对派讽刺郑若骅“潜水”避风头,现司长回港即在机场见传媒,第一时间回应有关问题,足见反对派的责备属无理取闹。

郑若骅昨日的回应重要廓清两点:一是重申并无需要就UGL案征求外间独立法律意见,此举亦非必须;二是强调律政工作中庸之道、无畏无惧、厚此薄彼,不会因某人的社会位置或政治背景而作出检控与否的决定。

自UGL案件产生以来,反对派始终纠缠不休,其锋芒除直接指向梁振英自己外,“项庄舞剑”的另一个目标,就是挑衅特区律政威望、动摇本港法治根基,居心极其险恶。眼前事件焦点在于律政司已经就UGL案件作出了不检控的决定,而反对派则指律政司是怯于梁振英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地位而不敢提出起诉。反对派的所谓质疑,性质是重大的,不能任由他们滥竽充数、耳食之言,否则市民对法治信心动摇,社会将会付出繁重代价。

就所谓征求外间独破法律看法的问题,郑若骅昨日的回应很明白,根据基础法第六十三条,检控是律政司的宪制义务。也就是说,UGL案检控不检控,只能由律政司来决定,是否须要追求外界法律意见,也只能由律政司来作出取舍,旁人是无权置喙的。而依据律政司本月十二日发出的申明,律政司跟廉政公署经由长时光的考察和全面的审阅,梁振英收受五千万元离任用度,得到英、澳两间相干公司的批准,内中并无守法之处,假如作出检控,不会有胜诉的可能,因而决议不作检控。

事件中,律政司是根据宪制赋予的职权,根据长时间调查得出的成果而作出不检控的决定,同时并基于法理充足、事实清晰而感到并无寻求外界独立法律意见的必要。事态的前因后果和法理根据是清楚的,完整合乎法治精力和港人社会的好处。

因此,面前反对派打着捍卫司法公平、保卫特区法治的旗号来反对律政司的决定,偏偏就是一种倒果为因、“监守自盗”的行动。他们质疑律政司为何不寻求外界独立法律意见,但又提不出任何必须寻求外界法律意见的理由,岂非在他们眼中,只有什么“人权大状”或“英皇御用大律师”的意见才是法律、才属公正?特区律政司明明依法办事都要被指为“不公”和“徇私”?如斯要摇动香港市民法治信念、动摇特区法治基础的,不就是他们这一伙“打着法治旗帜反法治”的政客和陈文敏这些宣传违法占据的“法律学者”吗?

事实是,在UGL一案中,反对派从头至尾都是“政治先行”,从不真正为特区的法治着想过,他们只由于梁振英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身份,只因为郑若骅是得到中心任命和信赖的司长,就将法律问题政治化,不惜就义特区法治。市民对反对派的图谋必需有苏醒意识,不可受骗。

起源:至公报

  • 上一篇:越来越“好坐”的大凉山慢火车
  • 下一篇:没有了